韦德亚洲官网 / Blog / 财经房产 / 高负债率下云南城投,云南城投净利剧降

高负债率下云南城投,云南城投净利剧降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江楚雅
  云南城投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48.52亿元,同比减少30.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63亿元,同比减少567.15%。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云南城投资产负债率明显高企。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云南城投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0.9%,为近10年来首次突破90%,2018年底的资产负债率水平为89.37%,2017年底则为88.82%,已经多年持续走高。
  在业绩下滑及负债高企的双重压力下,云南城投在回笼资金方面有着很强的导向。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10月云南城投已两次处理转让重大资产。今年以来,云南城投已挂牌转让云南尚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9%股权、大理华茂地产33%股权、天堂岛置业90%股权等诸多项目权益,其中多为低价处置。
  前九个月净利润同比下降超500%
  事实上,云南城投的亏损一直存在。云南城投公布的2019年中报显示,云南城投在2019年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7.85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85亿元下降325.42%。同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8.05亿元,与上一年同期相比下降277.21%。另外,其中报还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85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39.16亿元下降51.86%。
  对于营收如此大的落差,云南城投在中报中表示,主要受上半年达到结转条件的房地产项目较少等因素影响,地产开发销售收入降幅明显。而对于净利润的巨幅下滑,云南城投亦在中报里提及,主要系本期结转收入下降,费用化利息增加所致。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前几年云南城投的战略扩张非常厉害,是全国城投类企业中投资节奏比较猛的企业。但是很显然,类似过快的投资往往也容易受政策的影响。从后续市场来看,实际上也说明经营步伐太快其实也是不稳的。
  针对中报的业绩改善,云南城投曾在报告中表示,公司明确以康养产业和旅游产业为房地产开发业务的战略转型方向,为加快战略转型之路,公司深入研究绿色康养产业发展模式,积极拓展渠道,扩大土地资源储备,力争为公司找到新的盈利点。
  事实上,云南城投早在2015年就酝酿着战略转型,计划在基于地产开发业务的基础上,加码健康休闲地产,培育旅游地产、养老地产的同时,实现向“开发商+运营商”的转型,拟成长为“中国健康休闲地产引领者”。
  153亿转让文旅项目
  在业绩下滑及资金的双重压力下,云南城投回笼资金方面有着很强的导向——通过转让缓解资金压力。
  10月25日,云南城投所持有的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51%股权与成都时代环球实业有限公司51%股权正式在云南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两项目捆绑转让底价总计约152.69亿元,挂牌转让时间为10月28日至11月22日。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5月,云南城投集团以59亿元收购成都会展34.23%股权,同时以59亿元对其进行增资。上述收购与增资动作完成后,云南城投集团以总代价118亿元持有成都会展51%股权。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8月31日,成都会展营收14.81亿元,利润总额5.64亿元,净利润5.03亿元;报告期末,该公司的总资产为388.22亿元,负债总计220.74亿元,所有者权益约167.48亿元。时代环球营业收入1.67亿元,利润总额-256.59万元,净利润-560.73万元;报告期末,该公司的总资产为66.85亿元,负债总计64.02亿元,所有者权益约2.8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城投集团在转让上述项目的同时,已经将转让标的进行质押。其中,成都会展51%股权质押给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云南省分行;将时代环球51%股权质押给融创西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云南城投10月份第二次处置资产。10月21日,云南城投发布的公告显示,拟将欣江合达等4家公司的相关股权债权转让给广州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后者则是保利集团旗下子公司。
  今年以来,云南城投已挂牌转让云南尚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9%股权、大理华茂地产33%股权、天堂岛置业90%股权等诸多项目权益,其中多为低价处置。
  频繁转卖资产或许是为了缓解资金压力。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云南城投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0.9%,为近10年来首次突破90%,2018年底的资产负债率水平为89.37%,2017年底则为88.82%,已经多年持续走高。

图片 1

曾试图把成都会展集团收入囊中的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600239.SH,以下简称“云南城投”),在经历一波三折后学会了“放手”。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云南产权交易所公开信息发现,10月28日,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集团”),正式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会展”)51%股权、成都时代环球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环球”)51%股权,项目底价分别为135.61亿元、17.07亿元,两项目总计152.69亿元。

这是云南城投10月份第二次处置资产。10月21日,云南城投发布的公告显示,拟将欣江合达等4家公司的相关股权债权转让给广州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金地”),后者则是保利集团旗下子公司。

云南城投集团刚迎来新任董事长卫飚,与保利集团央地混改逐渐加速,其发展战略轨迹也逐渐发生变化。

云南城投董秘处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保利集团拟参与云南城投控股股东云南城投集团层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保利集团正在就合作方式、持股比例等事项进行协商,但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

153亿元转让成都会展项目

在挂牌转让重大资产的两天后,云南城投亦披露了第三季度财报。

报告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52亿元,同比减少30.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62亿元,同比下滑567.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0.39亿元,同比下滑338.92%。

云南城投早在2015年就酝酿着战略转型,计划在基于地产开发业务的基础上,加码健康休闲地产,培育旅游地产、养老地产的同时,实现向“开发商+运营商”的转型,拟成长为“中国健康休闲地产引领者”。

在重点布局文旅产业之际,同处于西部的成都会展进入到云南城投集团的视线当中。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5月,云南城投集团以59亿元收购成都会展34.23%股权,同时以59亿元对其进行增资,上述收购与增资动作完成后,云南城投集团以总代价118亿元持有成都会展51%股权。

据了解,成都会展由邓鸿于2003年12月组建成立,作为西部最大的展览公司之一,拥有面积约为11万平方米的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展馆,累计实现超过1500个展览,展出面积超过2000万平方米。

据天眼查显示,目前成都会展的最大机构股东为云南城投集团,余下的均为个人股东,持有股份最多的个人股东为邓鸿,持股比例为23.03%。

为实现向康养、文旅、会展产业转型的目标,2017年11月,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向云南城投集团、邓鸿、赵凯、刘杨、尹红、邹全、柳林购买其合计持有的成都会展100%股权。

若此次收购通过,成都会展将被装入上市公司云南城投当中。

从云南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信息可以一窥成都会展的运营情况。截至2019年8月31日,成都会展录得营业收入14.81亿元,利润总额5.64亿元,净利润5.03亿元;时代环球录得营业收入1.67亿元,利润总额-256.59万元,净利润-560.73万元。

今年5月24日,许雷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向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投案。在此之前,许雷在2019年3月的云南城投集团年度工作会上曾表示,集团必须紧紧围绕“瘦身强体聚焦主业、聚焦云南、深化改革”。6月19日,云南城投发公告称决定终止购买成都会展100%股权。

收购不成最终“放手”,云南城投集团开始了战略上的急剧转向。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城投集团在转让上述项目的同时,已经将转让标的进行质押。其中,成都会展51%股权质押给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云南省分行;将时代环球51%股权质押给融创西南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高负债率下央地混改加速

云南城投频繁“卖子”的背后是公司的经营困境,同时也需解决负债率持续走高的问题。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云南城投资产负债率明显高企。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云南城投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0.9%,为近10年来首次突破90%,2018年底的资产负债率水平为89.37%,2017年底则为88.82%,已经多年持续走高。

同策咨询研究中心总监张宏伟认为,受近年来企业开发和销售节奏放缓等因素影响,云南城投主营业务的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同时,云南城投有全国扩张的意愿并不断增加土地储备,包括频繁收并购动作,均导致了其短期负债增加。

10月21日,云南城投与广州金地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合作内容为云南城投拟将欣江合达6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东莞置业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西双版纳置业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官城改公司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依法以协议转让或公开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广州金地。

据天眼查显示,广州金地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保利地产的全资子公司。这也意味着云南城投和保利集团在推进央地混改的同时,开始了实质上的合作。

今年以来,云南城投已挂牌转让云南尚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9%股权、大理华茂地产33%股权、天堂岛置业90%股权等诸多项目权益,其中多为低价处置。

针对负债率高企的问题,云南城投董秘处负责人在受访时表示:“公司前期一直处于规模扩张阶段,负债上升较快。受房地产宏观政策影响,开发盈利未达预期。公司现阶段一方面加快存货去化速度,增加现金回流;另一方面通过资产处置,减轻公司资金压力的同时改善公司盈利能力。”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表示,从理论上来说,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助于国企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等,最终提高国企运行效率。从实践来看,国企“混改”既是攻坚战,也是“绣花活”,并不是一改就灵,需要协调方方面面利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