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亚洲官网 / Blog / 财经保险 / 全球养老金在危机中持续增配另类资产,利用养老保障制度改革契机大力发展专业化机构投资者

全球养老金在危机中持续增配另类资产,利用养老保障制度改革契机大力发展专业化机构投资者

近日,华信惠悦与英国《金融时报》共同进行的一项全球研究表明,全球最大的投资机构为养老基金管理的另类资产规模在2008年缩水1%,降至8170亿美元。华信惠悦中国投资咨询部总经理冼懿敏表示,尽管另类资产的近期业绩较差,但是养老金出于组合多样化和寻求超额回报的目的仍然继续配置另类资产。
  冼懿敏说,新资金的流入、资产本身的低流动性以及相比股票稍好的业绩表现,使得另类投资的资产金额仅略有下降。“根据我们的研究,目前对另类资产的配置还在不断上升,从全球养老金资产配置来看,已经从10年前的7%上升到目前的17%。”
  华信惠悦本次调研基于2008年12月的数据,规模排名中包括了206家投资管理人,其中有58家对冲基金的基金、59家房地产投资管理人、52家私募股权基金的基金、18家大宗商品投资管理人和19家基建投资管理人。
  对前100大另类资产管理人的分析显示,房地产投资管理人管理约58%的资产(2007年为62%),占了多数,随后依次是私募股权基金的基金、对冲基金的基金、基建和大宗商品。房地产投资管理人也占据了前十大管理人中的八个席位。与房地产相同,对冲基金资产的比例也有所下降(13%),而私募股权基金的基金(20%)以及基建(9%)的比例有所上升,大宗商品资产比例依然相对较小(不到0.5%)。
  调查还显示,在2008年底,前50大房地产投资管理人、对冲基金的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的基金分别管理着4850亿美元的资产(2007年为5120亿美元)、1230亿美元的资产(2007年为1460亿美元)、1770亿美元的资产(2007年为1390亿美元)。虽然基建和大宗商品仍规模较小,但对于养老基金来说也越来越便于投资;基建和大宗商品的前10大投资管理人分别管理着720亿美元的资产(2007年为430亿美元)、90亿美元的资产(2007年为160亿美元)。
  冼懿敏认为,长期投资者已经开始有选择性地进行投资,比较明显的是私募股权,这是由于很多投资者认为在逆境中优秀的投资管理人往往能为投资者创造巨大的价值。基建投资管理人所管理的养老金资产在去年也有所增加。“虽然在这个领域有较好的投资机会,但是投资者应当对产品结构非常小心,关注扣除管理费后的净收益。”
冼懿敏提醒道。
  尽管目前部分对冲基金公司仍在生存线上挣扎。华信惠悦相信优秀的投资管理人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并为养老金带来出色的风险调整后的回报。“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型基金直接投资,这个行业将会持续改变,同时大型基金对费率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连锁效应将会有利于投资者。”
  此外,养老金投资大宗商品的工具也越来越普遍,这将会增加养老金对大宗商品的配置来分散投资以及对冲通胀。因此,资产将会流入这些资产类别,但很多基金会视通胀或者通缩的前景而定。
  据了解,在排行榜上,荷兰国际房地产(ING Real Estate
IM)是管理最多养老金资产(409亿美元)的房地产投资管理人,而HarbourVest
Partners在私募股权基金的基金中排名第一,黑石另类资产管理公司(Blackstone
Alternative Asset
Management)代表养老金管理着最大的对冲基金的基金资产(135亿美元),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在基建领域排名第一(444亿美元资产),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则在大宗商品领域称雄(34亿美元)。
  另据华信惠悦的研究,养老金大部分的另类资产(52%)投资于北美,1/3投资于欧洲,11%投资于亚太地区。约2/3的投资管理人位于美国,1/4位于欧洲,其余位于亚太地区。
  相关专题:   轻松玩转养老险

中证网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11日在全球财富管理论坛2020年首季峰会上表示,在预筹积累模式的养老制度下,养老基金管理与资本市场关系密切,需要促进养老金投资与资本市场的良性互动。

具体看,范一飞表示,一是预筹积累模式的养老制度强调个人养老责任,避免了道德风险,但同时将家庭部门的短期储蓄变成了“长钱”,有利于发展直接融资;如果通过专业机构运营,实现养老基金长钱与企业股权融资和长期限债券的期限匹配,可有效支持“去杠杆”。二是养老保障体系改革可促进机构投资者发展,增强金融市场的稳定性。中国资本市场长期以来缺乏中长期投资者、波动性大、炒作风气浓,削弱了资本市场的吸引力和服务实体经济的实力。养老金投资的长期性、专业化、多元化等属性将驱动金融市场进一步成熟化。利用养老保障制度改革的契机大力发展专业化机构投资者,有利于优化金融市场结构。在当前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这对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发展资本市场、推动金融业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都具有重要意义。

“促进养老投资与资本市场良性互动,需要长短结合、多措并举。”范一飞表示,一是加强制度建设,制定适合养老投资的金融监管办法,减少资本市场风险因素,增强养老资产投资意愿。如定期开展养老资产管理人资格评审,实现优胜劣汰。

二是按市场化原则完善投资运营体制机制,提升养老金管理机构投资管理能力。针对居民金融素养普遍不高的实际情况,应大力发展专业化机构投资者,在保障个人知情权、参与权的基础上,为养老金持有者提供更加简明、个性化和灵活的养老金投资服务。

三是扩大投资产品范围。国际市场低利率环境可能持续相当时期,应坚持长期投资原则,容忍适当的风险敞口,进一步提高养老金投资的多样化程度,增加配置权益性资产和另类资产。如2015年OECD国家公共养老金储备基金总的资产组合中,房地产占比29.8%,私募股权占26.6%,对冲基金占9.6%,较好地实现了高收益。

四是完善投资回报考核机制,例如借鉴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做法,以扣除通胀之后的长期平均回报水平作为考核基准,避免养老金投资决策过度关注市场短期波动。

五是进一步扩大金融对外开放。发达国家金融市场服务养老体系的经验较为丰富,引入更多外资金融机构参与中国养老金投资管理可引进好的经验和做法,促进养老基金管理人之间良性竞争,助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此外,范一飞表示,可借鉴国际经验,在有效控制风险的前提下适时扩大海外资产配置比例。经合组织的一份调查显示,约2/3的公共养老金储备基金在区域布局方面进行分散投资。例如,智利养老基金全部投资海外市场,新西兰、加拿大和瑞典的养老基金有50%以上用于海外资产投资。

“为促进养老投资与资本市场良性互动,还需要财政税收政策的引导以及国有企业改革等相关的配套政策措施。”范一飞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